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阳澄湖大闸蟹下周六正式登陆厦门 产量减少价格小幅上调
2017-09-14 08:51来源:东南网-海峡导报

  厦门网讯 据海峡导报报道 (记者 孙春燕/文 常海军/图)想在中秋节之前尝鲜的市民有口福了――阳澄湖大闸蟹,已经开始试捕,并将于下周六正式登陆厦门。

  昨日,导报记者了解到,因为气候等各方面条件适宜,今年阳澄湖大闸蟹个头不小,但由于阳澄湖围网面积“缩水”,今年产量预计比往年减少600吨左右,因此今年的价格或将微微上调。

  大闸蟹下周六开捕

  秋风起蟹脚痒。又到吃大闸蟹的好季节,吃货们已经备好了“磨刀霍霍”的最佳状态,今年什么时候可以吃到美味的阳澄湖大闸蟹呢?“这周一,阳澄湖大闸蟹进行了试捕,情况很不错。”江南钱记在阳澄湖有几百亩的湖面,负责人钱志勇是阳澄湖大闸蟹协会的成员,昨天刚刚来到厦门的他直言,今年,“吃货”们有福了,大闸蟹个头比去年大,口感也非常不错。

  钱志勇说,一笼捞上来,二三十只大闸蟹,个头饱满,嘴里吐着白色的泡泡,不断挥舞着钳子。今年的大闸蟹个头跟去年相比较要大些,平均会重20克左右,母蟹大的三两多,公蟹四两多。

  个头大的同时,今年大闸蟹的质量也非常“良心”。阳澄湖蟹农老吴介绍,试捕上来的大闸蟹煮熟后,蟹黄犹如咸鸭蛋黄一样色泽诱人,比蛋黄更加水润,掰开后可见细腻的蟹肉。“总体说,今年的大闸蟹品质优于往年,本周六9月23日,阳澄湖大闸蟹将正式开捕,同一天部分大闸蟹将乘飞机登陆厦门。”钱志勇表示。

  产量减少价格小幅上调

  大闸蟹肉质更好了,价格却也更贵了。

  阳澄湖大闸蟹协会消息显示,今年阳澄湖大闸蟹的围网面积从去年的3.2万亩减少为1.6万亩,导致今年阳澄湖大闸蟹的总体产量减少,与去年2100吨的产量相比,大概要少600吨左右。“产量减少,价格就可能会上调。”钱志勇表示,去年阳澄湖大闸蟹的出水价每斤在220元左右,今年的价格可能会有所提高。

  导报记者了解到,最近几年,阳澄湖大闸蟹价格都在不断攀升。以4两公蟹、3两母蟹为例,2015年起水价每斤160元左右,去年起水价达到220元,创下十年新高。今年,大闸蟹产量进一步减少,起水价上涨显然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消费者也不用过分担心。钱志勇直言,虽然大闸蟹起水价上涨似乎是板上钉钉,但终端零售价不会大幅上涨,最多也就是小幅微调。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伊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两企业大闸蟹在港查出致癌物超标 吃蟹需要注意哪些?

    继之前蟹黄致癌、大闸蟹靠激素喂养等传闻之后,香港特区食品安全中心11月1日公布江苏两家企业的大闸蟹被检出致癌物二噁英超标。还能不能愉快地吃蟹了?对此,导报记者专访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理事单位负责人钱志勇,他说,大闸蟹的确容易被污染,所以生长水域非常重要,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风险会小很多。[详细]

    东南网-海峡导报
    2016-11-03
  • 江苏输港大闸蟹含致癌物 专家:超标5倍照吃不误

    每到秋天,林丽(化名)就到香港铜锣湾的老三阳老店买阳澄湖、东太湖的大闸蟹,方便家庭聚会时食用。而今年又到吃蟹季,但香港特区政府食物环境卫生署(下称“食环署”)食物安全中心却公布,于抽查中发现两个大闸蟹样本二噁英超标!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样,林丽对买大闸蟹这一仪式感的执着瞬间荡然无存。[详细]

    第一财经
    2016-11-04
  • 三问大闸蟹遭二恶英污染:是否有害健康 标准是否缺失?

    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物安全中心(简称“香港食安中心”)1日公布江苏两家企业的大闸蟹二恶英超标。江苏省有关部门回应称,对涉事两家企业的全部大闸蟹禁止进入市场销售,并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溯源。此事曝出后,有网民甚至认为“市面上大闸蟹甚至水产,都不能吃了”。专家表示轻视其危害或过分恐惧都是片面的态度。面对污染,不要谈毒色变,而应科学对待。只有科学的认识,才能找到更好的控制措施,防患于未然。[详细]

    新华社
    2016-11-04
  • 香港查出内地大闸蟹二噁英超标 业内称系参考欧盟标准

    今天是周末,相信不少朋友会在今天和家人朋友聚餐。那么就要问问,最近,您吃蟹了吗?秋天是很多人喜欢的吃蟹的季节,入秋以来,大家的餐桌和水产市场里都有个价格不算便宜的明星——大闸蟹。不过最近,大闸蟹遇上事儿了。本月1号,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物安全中心在官网发布公告。[详细]

    央广网
    2016-11-06
  • 阳澄湖大闸蟹高价困局:集团采购蟹卡、蟹券减少

    马上就要到阳澄湖开湖的日子了,今年的阳澄湖大闸蟹一如既往地减产、涨价。不过,眼下对于阳澄湖大闸蟹来说最大的考验,并不仅是其他“兄弟大闸蟹”的抱团围攻,公款买蟹和蟹卡、蟹券的遇冷将阳澄湖大闸蟹从神坛跌落才是其如今面临的最大困境。 [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7-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