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外卖平台闹涨价 商家抱怨:干的比平台苦赚的却比平台少
2019-01-25 08:54来源:东南网-海峡导报

  厦门网讯 据海峡导报报道 (记者孙春燕/文 常海军/图)如今,动动手指就有外卖送上门的生活,早已是不少“懒人”的标配,餐饮商家也因此收获了更多的客流。

  可是,近日以来,外卖平台佣金上涨的话题却成了“吃货”和商家的痛。

  昨日,导报记者调查发现,虽然给商家带来了不少客流,但外卖平台的高费率已经成为商家诟病的最大“槽点”,商家一边吐槽“平台赚的比商家多”,一边将平台佣金转嫁给消费者,以致“吃货”们的外卖幸福感正在下降。

  1引子

  外卖平台闹涨价

  最近,上海餐饮老板收到了外卖平台新的“合作方案”,每单费率从之前的18%上调至21%。这意味着,每卖出一单金额为100元的外卖,需向平台多支付3元。

  不止是上海,在南宁,一位餐饮店老板表示,去年11月份,外卖平台服务费率从此前的16%上调到17%,且30元以下的订单,每单服务费按5元收取。

  在厦门,明发附近一家烧烤店老板阿伟也说,虽然还没有收到外卖平台的涨费通知,但最近几年,外卖平台的费率确实越来越贵。“从最初的零费率到5%、10%,再到现在的两成左右,像我们一样的中小餐饮店在与外卖平台的博弈中越来越弱势了。”

  对于费率上调,美团相关人员表示,平台费率上调只是在南宁一些城市小范围实行,并不是全国统一上调费率,比如厦门市场上费率并没有上调。

  饿了么方面也表示,厦门目前平台费率维持在15%-18%之间,没有提高费率,短期内也不会提高费率,还会争取降低费率。

  不过,虽然外卖平台对于费率上调都给出了否定答案,但有餐饮店人员透露,现有店铺的费率虽然没有提高,但平台上新开店铺的费率增加了一个点,比如现有店铺费率18%,新开店的费率就是19%。

  另有外卖平台业务人员表示,关于平台的费率,商家可以根据自身所处阶段的不同需求,自由增减服务项目,并依据服务内容与平台签订合作协议,不同的服务类型对应不同的费率。

  2商家抱怨

  干的比平台苦赚的却比平台少

  虽然外卖平台尚未在厦门上调费用,但厦门的餐饮商家同样有话要说。

  厦门的瑞景一带,江苏人小周在“吃货”中有个亲切的名字――洪文凉皮哥,因为他拌凉皮美味可口,实惠又卫生,所以生意一直不错,如今已从一个流动摊点发展为一个几十平米的店铺。

  说起外卖平台,凉皮哥又爱又恨,“外卖平台给我们增加了一些客流,但不低的费率却没法让我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外卖上,现在每天能卖500份凉皮,外卖的比重也就1/10到1/5”。

  按照凉皮哥的记录,每卖一份凉皮,美团会向他收取18%的佣金。也就是说,20元的订单,顾客包括配送费在内共支付22.5元,但商家只收到16.4元,平台直接赚走3.6元(另有2.5元为配送费)。“卖两份凉皮收入20元,扣除原料、人工和店租等成本,我的利润都没有3.6元,可是外卖平台却能轻松赚走3.6元,有点不公平。”凉皮哥说,如果客户下单后没有小哥来取,他们商家还得加小费,有时没加小费没人送,只好将拌好的凉皮倒掉,平台也不会给他补偿。

  相比较凉皮哥,金鸡亭附近的麻辣烫店,为了应对外卖平台的高费率,将外卖价格普通上调两成。老板戴先生说,餐饮毛利就那么高,平台抽调两成,小店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只能把平台拿走那两成转嫁给消费者。

  除线上、线下不同价外,厦禾路一家卤味店老板透露,由于平台费率较高,相比于到店购买,外卖食品的分量通常会“打点折”。

  3吃货吐槽

  叫外卖满意度没以前那么高了

  商家们怨声载道的同时,“吃货”的满意度也没有以前那么高。

  资深“吃货”付小姐在湖滨北路一家公司上班,去年一年她在外卖平台上消费超过5万元。她抱怨道,现在点外卖,优惠券、满减券少了,配送包装费却增加了,每单包装费一般要一两元,贵的要四五元,外卖都快吃不起了。

  在东渡上班的张丹,也有同感。她告诉导报记者,以前叫外卖很便宜,补贴优惠有时候可以“吃白食”,后来补贴少了,再后来要付配送费,现在还要涨价,长期这样只能放弃叫外卖了。

  而除了涨价,最让“吃货”小桐受不了的是,订餐时常常遭遇配送慢、送错餐、没法退订等问题,大多数都因投诉无门自己认栽。最可气的是,小桐常点的海鲜卤味店,不仅分量越来越少,有两次点来的冻蟹脚居然不新鲜。

  正是这样较低的满意度和不好的体验感,令消费者对外卖的热衷程度也在逐渐下降。数据显示,在经过前期“补贴式”增长之后,全国外卖市场增长势头已经开始放缓。去年前九月,全国线上餐饮收入6693亿元,同比增长7%,但相较于2017年同期,下降了1.4个百分点。

  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外卖发展研究报告》也显示,在经历了2014年的增长高峰之后,在线订餐市场规模和用户人数增长均出现了连续4年的下降。其中,市场增速由2014年71%锐减至18%,用户增速则从51%下降至15%。

  记者观察

  绕不开的平台少不了的博弈

  事实上,外卖平台的出现,确实给厦门乃至全国的上班族或“懒人族”带来了更多选择,外卖甚至已成为不少白领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

  不过,随着外卖平台整合程度越来越高,送餐成本也在不断增长,外卖平台需要从早期以补贴方式发展转向挖掘商户价值,因此需要通过提升对平台商户抽成等方式达到实现自身盈利的目标。

  公开第三方统计显示,2018年上半年,美团、饿了么在外卖市场的交易额占比分别为59%和36%。饿了么和口碑在去年10月份合并后,外卖市场“双寡头”格局进一步强化。

  不过,在餐饮业人士眼中,虽然外卖平台已然成为餐饮业绕不开的一个渠道,但平台与商家之间还是相互倚靠的关系,平台若只是一味追求利润,向商家增加负担,必然会适得其反。

  在厦门开了三家连锁串串店的小东也说,外卖作为餐饮业的必要补充,一定是与商家互为支撑的,双方缺了谁都可能独善其身。不仅如此,在厦门七八年的餐饮经历告诉他,不管是哪种渠道、哪种营销,餐饮店能不能开得久,说到底还是要看能不能为消费者提供高附加值的餐食和服务。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伊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网络订餐平台发布数据:福州5个区域外卖订单较多

    记者昨日采访获悉,饿了么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8年,福州外卖市场的订单量增长了7倍。饿了么华南大区大区经理龙俊告诉记者,福州每周外卖消费在3次以上的用户占比高达63.3%,超过六成的用户选择外卖的原因是工作节奏快、没时间或不愿意在家做饭。[详细]

    福州晚报
    2018-11-23
  • 外卖平台夜间送药上门 止痛药感冒药避孕药卖最多

    在卧龙晓城附近、24小时营业的百泰医药店,每天凌晨都有十几单生意,其中有3至4单是通过外送服务完成——夜间买药的需求确实存在,各家外送平台也试图抓住这一机遇来完善服务。[详细]

    厦门网
    2018-12-07
  • 小哥送餐上门顺走住户运动鞋 被外卖平台列入黑名单

    “经核实,涉嫌顺手拿走住户球鞋的人,确为我司众包骑手薛某强,目前其电话已无法接通。”饿了么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鉴于该行为已严重违反公司规定,饿了么已决定将薛某强永久放入黑名单,并向用户表示诚挚歉意。此外,饿了么会积极与徐先生协商,赔偿相应损失。[详细]

    厦门网
    2018-12-10
  • 外卖平台上的小吃店 现场一看竟是大门紧闭饮料店

    在外卖平台上常点的小吃店,到了现场一看却发现是一家大门紧锁的饮料店。[详细]

    厦门网
    2019-01-03
  • 外卖平台佣金涨价却不提质 消费者不满商家和平台互踢皮球

    起步于2003年的网络外卖,在互联网O2O大潮中经历了一轮爆发式增长,市场规模突破2000亿元,用户人数接近3亿人次。然而,市场迅速扩张之后带来的成本压力日趋显现,越来越多的商家和王玉虎一样,开始寻找自己的外卖渠道。近日,美团外卖佣金上涨的消息加剧了商家和消费者对这一问题的担忧。[详细]

    工人日报
    2019-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