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
2019-05-15 09:31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曾有网络主播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

  网络捐款,你还信吗?(网上中国)

  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赖旭华,李奕佳

相关新闻
  • 大三学生捐100万给高校!钱的来源你想不到

    大三学生捐100万给高校!钱的来源你想不到[详细]

    新华社
    2018-04-24
  • 贪官侵吞国有资产1743余万 称赃款捐赠寺庙是做善事

     公诉工作是检察机关最重要的职能之一,检察长带头办一案,比台上讲千遍更有说服力。在承办此案过程中,我按照亲历性的要求,和办案组干警分别讯问了三名被告人、修改了起诉书、反复研究了举证计划、质证提纲、答辩要点,亲自撰写了公诉意见,并与法院作了工作沟通。[详细]

    检察日报
    2018-05-15
  • 【中国梦·实践者】吴锦泉:磨刀做公益的老党员

    上世纪80年代末,吴锦泉从乡针织厂退休,捡起了小时候学过的一门手艺:磨刀。每天骑辆破旧自行车,走街串巷。磨一次剪刀5角钱、1块钱,一天下来多的时候也不过挣个十块八块。一个退休老人这么拼命挣钱干什么?“磨刀的收入一分不动[详细]

    央视网
    2018-06-21
  • 金融扶贫新思路:捐款变保险 放大保障“杠杆”功能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江孜县的普珍今年23岁,刚刚从贫困农村考上大学,但这并未给她带来应有的喜悦和憧憬,因为过去短短几个月内,普珍的父母相继因病去世,原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人。普珍成了孤儿。[详细]

    经济参考报
    2018-07-26
  • 民政部指定的首批11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半年筹款超9.8亿元

    民政部8日发布消息,2018年上半年,民政部指定的第一批11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在线筹款超过9.8亿元,同比增长30%。此外,11家平台上半年共为全国992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募捐信息超过1.1万条,有35.7亿人次网民关注和参与。这些募捐主要集中在扶贫济困、教育助学、医疗救助、救灾救援、环境保护等领域。[详细]

    新华网
    2018-08-08
  • 又捐了49万!神秘人“顺其自然”近20年捐款已超千万

    11月23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宁波市慈善总会工作人员收到邮局送来的51张取款通知单(其中9999元50张、50元1张),合计50万元,取款单上显示汇款人为“然其”。这次是“顺其自然”第20次捐款,已累计捐款1005万元。[详细]

    人民日报
    2018-11-30
  • 高校原副校长迷信风水 让行贿人向风水大师“捐款”

     由湖南省益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南华大学原副校长全智华(副厅级)受贿案,2018年12月12日在益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全智华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 “身为一名党员、医学博士,却从一个唯物主义者演变成了唯心主义者,不信医学,迷信风水,辜负了组织对我的培养。”年近六旬、头发花白的全智华在忏悔书中如此写道。[详细]

    检察日报
    2019-02-12
  • 故宫拍卖天灯万寿灯复原品 2005万善款捐贫困地区

    紫禁城的乾清宫广场已经179年没有亮过灯了,今天晚上,“景禧灯华——故宫万寿灯天灯宫灯复原品公益拍卖”活动在此举行。福磬挂灯19万元,葫芦挂灯38万,万寿灯800万、天灯1060万!伴随着最后一次竞拍,作为“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展览重要实景展品,1对天灯、1对万寿灯、5对宫灯复原品全部成交,共拍得2005万元。[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4-03
  • 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2018年募集善款31.7亿元 吸引84.6亿人次参与

    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民政部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2018年共为全国1400余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募捐信息2.1万条;吸引超过84.6亿人次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详细]

    新华网
    2019-04-04
  • 谜底揭开!寻找了29年的神秘捐款人,竟然是他

    不久前,安徽安庆石化总厂88岁的许惠春老人因病去世,子女们在整理老人遗物时,意外地发现了28张落款写着“安庆石化报李记”的汇款单。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厂里一直寻找了29年的神秘“李记”,竟是他们的父亲。[详细]

    人民日报
    2019-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