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A签合同学费却转入B公司 “白金汉”被判返还剩余培训费
2019-07-11 06:46来源:厦门网

  厦门网讯 (海西晨报记者 陈佩珊 通讯员 思法) 去年10月、11月,厦门白金汉培训机构各校区陆续关停、老板潘某跑路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今年6月18日,思明法院集中开庭审理了其中部分案件(详见本报2018年11月21日A8、11月27日A5及2019年6月19日A6报道)。

  日前,记者了解到,思明法院已对受理的160件“白金汉”案件作出一审判决,解除厦门市思明区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以下简称“白金汉学校”)、厦门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肯思公司”)与学员之间的合同关系,退还剩余培训费,老板潘某对肯思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目前,这160件案件仍在上诉期,另有10余件待公告,涉案金额共计200多万元。

  14年“名校”上榜黑名单

  在6月18日的庭审中,法官及原告们发现,原告们与“白金汉”签订的合同中,主体不尽相同,加盖的专用章也十分混乱,其中不乏“萝卜章”。白金汉学校与肯思公司是什么关系,成为待解之谜。

  之后,思明法院查实,2005年,白金汉学校经厦门市思明区教育局审批登记成立,举办者及出资人均为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金汉公司),校长为潘某,登记管理部门为厦门市思明区民政局,社会组织类型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办学内容为英语培训。

  2013年12月3日,肯思公司登记设立,潘某为公司股东,享有95%股权,同时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登记机关为厦门市思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经营范围为教育咨询(不含各类教育培训、出国留学中介、咨询等须经前置审批许可的项目)。

  去年11月,“白金汉”培训机构各校区相继关停之后,思明区教育局发布《思明区校外培训机构第二批“黑名单”》,载明白金汉学校存在不良行为,肯思公司无资质经营。

  两家公司构成违约行为

  经查,部分学员提供的《学生入学注册合同》及《学生注册登记表》上加盖章为“肯思少儿英语学生合同章”。此章并非白金汉学校的专用章,亦非肯思公司的合同专用章。另外,《学生入学注册合同》的抬头括号亦注明“肯思英语”,而《学生注册登记表》底部打印的是“白金汉教育集团”图标,《学生入学注册合同》内容上载明提供服务的主体为“白金汉”,《学费缴纳凭证》亦由白金汉学校出具。

  据此,思明法院认为,存在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共同与学员签约的情形。

  从合同履行情况看,白金汉学校和肯思公司的住所地均位于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厦禾路689号。二者所处楼层虽不相同,但大楼外墙广告牌悬挂“白金汉肯思青少儿英语”,容易造成白金汉学校与肯思公司为同一主体或共同从事教育培训的误导。此外,无论是以白金汉学校的名义签订合同的学员,或与“肯思少儿英语学生合同章”签订合同的学员,均系在同一地点,即在白金汉学校的校区参加培训,且学员的培训费有的转入白金汉学校账户,有的转入肯思公司账户,存在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共同收款的行为。

  思明法院认为,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共同履行与学员形成的教育培训合同。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与学员们形成合法有效的教育培训合同关系,收取费用却不依约提供培训服务,已构成违约。思明法院支持了学员解除合同、要求对方返还剩余的培训费的主张。

  潘某对肯思债务负连带责任

  在学员们的诉求中,要求老板潘某对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思明法院查明,2016年8月10日至2018年11月13日期间,白金汉学校账户与潘某账户之间共发生64笔业务往来,白金汉学校共向潘某转账132万余元,潘某共向白金汉学校转账115万余元,差额为16万余元。肯思公司账户与潘某账户之间共发生49笔业务往来,肯思公司共向潘某转账136万余元,潘某向肯思公司转账35万余元,差额为100万余元。

  学员认为,潘某为白金汉学校的实际投资人,要承担连带责任。但法院认为,白金汉学校的出资人为白金汉公司,虽然潘某担任白金汉学校的校长,且其与白金汉学校存在资金往来,但该主张于法无据。不过,法院支持了学员们要求潘某对肯思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求。潘某为肯思公司享有95%股权的股东兼法定代表人,其账户与肯思公司账户之间存在大量资金往来,差额高达100多万元,且潘某未到庭对该资金往来的合法性进行说明。因此,法院认定肯思公司与潘某之间构成财产混同。

  记者从思明法院了解到,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潘某从未到庭参加诉讼,潘某下落不明。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伊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