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蓝天救援队队长“水草”:拎着高跟鞋狂奔和台风抢时间
2019-07-17 08:37来源:厦门网

  11年前

  她掏光家底组建救援队,一度被认为“疯了”

  11年来

  她率领上千名伙伴冲锋在一线,和死神赛跑

  蓝天救援队队长水草。

  水草在救护知识课堂上普及急救知识。(受访者供图)

   厦门网讯(厦门日报记者黄语晴 实习生陈书漫 图/本报记者林铭鸿(除署名外)一袭深蓝色长裙,身高1.65米,体重100斤——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女子,是厦门一支千余人救援队的队长,在救援一线冲锋。

  她叫陈素珍,不过现在人们更习惯于称呼她为“水草”队长。她说,“水草”源于她自小喜欢的水培植物——水包罗万象、滴水穿石,而草坚韧不拔。

  在这位女性救援队队长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同样的包容与坚韧。

  在地震废墟前大哭后

  她组建蓝天救援队

  陈素珍之前是生意人,2008年以前,她的事业逐步攀上顶峰:手机业务、钟点工、桶装水、净水器,涉猎甚广。那时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走上救援这条路。

  转折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期间。“与其在客厅里哭,不如到现场去!”念头一出,她立刻背上行囊飞往成都。在灾区,她与其他志愿者结伴,奔赴都江堰红白中心小学,却在坍塌的废墟前无能为力——没有专业设备,没有专业救援经验,谁也不敢擅动一块砖。面对逐渐消失在废墟中的呼救,他们蹲在废墟前嚎啕大哭。

  水草把在汶川合作的志愿者称为“战友”。与“战友”聊天成了她修复伤痕的一种方式,也成为支撑她的精神力量。她与“战友”曾在汶川约定:回乡后,要在全国各地联手组建“蓝天救援队”。“蓝天”这一名字,源于汶川灾区连绵阴雨中一次久违的晴天——“拨云见蓝天。”蓝天给了她慰藉,她也想把蓝天带给更多人。

  于是2008年,厦门蓝天救援队成立。一开始,队伍只有十几人,经费不足,救援装备短缺。发展艰难,她拆东墙补西墙,拿自己做生意攒下的钱,买了第一批救援物资:冲锋舟、水上发动机、救生衣、对讲机、头盔,做了第一次水上救生演练。

  蓝天救援队发展的前6年,几乎让她掏光了家底:一次店租合约到期,救援物资不得已搬到环岛路的一个铁皮仓库,遇大暴雨,她半夜开车赶到仓库,为物资挪位,担心好不容易买来的装备泡水。

  “水草‘疯’了。”客户带着订单上门,看到她的公司大门紧闭、老板领着员工赶赴青海玉树高原救灾时,只撂下这么一句话。为了组织蓝天救援队,她逐渐放下生意。她在别处找寻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不是挣钱,是救助生命。

  危险面前反复告诫自己:

  你是队长,保持冷静

  2016年,“莫兰蒂”台风登陆前一天,水草远正在广州开会。傍晚六点,得知台风将在厦门登陆,水草再也坐不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跟台风赛跑!必须在台风登陆之前到位!

  水草穿着高跟鞋跑不快,就把鞋拎在手上,光脚狂奔——冲回酒店、呼叫的士,终于赶在发车前到达。坐上车的水草来不及松口气,又开始通知队员、部署应对方案,整宿没合眼。

  11年的救援经历,将水草磨练成了一架24小时待命、随时发动的机器,推她前往各类生死现场:“莫兰蒂”登陆当晚,狂风呼啸、巨树拦路、头顶上广告牌四散飞舞;人在洪灾中被急流带走、被泥石流掩埋,或困在地震废墟中奄奄一息;在人员走失的深山丛林,瘴气弥漫诡异异常。她也经历过生死边缘——杏林湾的一次水上救援,船只被大浪打翻、所有人跌落海中,对讲机、手机浸水无法呼救,所有人只能紧抓船只,等待其他船只返回发现。

  “你一个女的,怎么干了这个?”在不同场合,水草都听过这么一句话。在灾难救援这项由男性主导的领域,除了医师,女性并不常见。体力没有优势,依靠的是精神上的韧劲。救援中的每次危险,都有一个声音在她内心反复告诫:你是队长,保持冷静。

  【剪影】

  坚韧女队长

  也有柔软一面

  水草并非没有想过,不做救援,自己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品茶、做生意、打扮,过平稳幸福的生活。提起救援,她最大的愧疚是儿子的“苦”——她的儿子“西瓜”,暑假随她在海边执勤曝晒;同安百公里巡逻,不得已带上孩子,她把随身携带的草席铺在路边,让儿子就地小憩;许多次她赶赴远方救援,只能让儿子“寄人篱下”。

  然而艰苦的救援工作、生活的挫折,并没有抹去她身上的女性气质——她喜欢穿中国风、带旗袍式领口的长裙,扎一条长辫子,依然爱美。每次救援归来,她品茶、点香,回归自己的一方小世界疗愈内心。

  在她如今的办公室,仍养着一株水培植物:不常打理,但旺盛生长着。

  最擅长救援前安全评估

  细腻沉着

  是队员的“知心姐姐”

  “三只小鸟掉下来了,你们管不管?”一次参加婚宴中途,水草接到了一通求助电话:3只幼鸟从电线杆上的鸟窝里摔下。水草说:“管。”她带着另一位队员前去,借了两个梯子,摇摇晃晃爬上电线杆,把地上的3只幼鸟安全送回鸟巢,“毕竟它也是生命。”

  在灾区,她是少数几个能为小孩做心理疏导的救灾者之一,回来后,她便成为队员的心理咨询师;细心沉着的个性也使她能制定缜密的救援方案,降低队友、救援对象的受伤风险,“我最擅长的就是救援前的安全评估。”

  但即使是做好安全评估,也无法完全挽救每一条生命——她曾制定缜密的救援计划,堵住房间所有窗口,两次救下一个患有抑郁症、试图跳楼轻生的女孩,但最后由于家庭因素,女孩还是从38楼跳下身亡。这次事件让水草茶饭不思,“那种心痛是你费尽千辛万苦,想要留住她的生命,但还是没能留住的自责。”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