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做出好豆腐的水才是一等水 老鼓浪屿人带您领略鼓浪屿水井的魅力
2020-06-30 10:08 来源:厦门网

  位于延平公园的国姓井。

  董启农从水牛埕方井中打水。

  黄氏小宗旁的水井。

  ▲早期鼓浪屿内厝澳的“吊乌杆”。(陈亚元供图)

  位于鼓浪屿体育场旁的四闶井。

  ▲鼓浪屿上部分家庭还在使用的水井。

  ▲早期在鼓浪屿井边洗衣服的妇女。(陈亚元供图)

  厦门网讯 (文/图厦门日报记者 邬秀君 (除署名外)) 在鼓浪屿上,有这样一种特殊的文化载体。她在这座小岛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历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她就像一个动力源泉,为小岛提供足够的“乳汁”,支持着岛上居民的生存和繁衍。也因为有她,这座小岛才有了绵延下去的人文气息。她就是如今还有居民在使用着的水井。

  今年已经92岁的厦门文史专家范寿春认为,鼓浪屿申遗成功,水井“功不可没”。在他看来,水井是鼓浪屿赖以生存的命脉。如今水井的功能已经弱化,但她作为岛上独特的符号,反而需要关注。为此,今年他还特意写信给报社,希望通过厦门日报的报道,呼吁政府和社会关注和保护鼓浪屿水井。

  水井不仅关乎岛上居民的生活,更承载着许多老鼓浪屿人的记忆。为此,记者专门采访了几位老鼓浪屿人,希望通过他们的回忆,带我们穿过时空,再次领略鼓浪屿水井的魅力。

  数量

  五十年前有四百多口井 居民常备打水“四件套”

  如今,走在鼓浪屿的街巷上,如果您不仔细观察,似乎很难发现水井的位置。然而,早年的鼓浪屿,水井几乎遍布岛上的各个角落,不管是外国领事馆、洋行、华侨别墅还是普通民居,人们在巷口路旁皆可见到水井。

  据资料记载,1970年,有关部门对厦门民用水井做过普查和统计。数据显示,全厦门共有2824口水井,其中鼓浪屿就有416口。“厦门本岛面积是鼓浪屿面积的八十多倍,然而水井数量却不到鼓浪屿的十倍。”老鼓浪屿人李世伟说,这足以说明琴岛的水井之多。范寿春说,小时候在鼓浪屿生活,去过许多洋楼大厝,不少人家里都有好几口水井,“鼓浪屿水井的密度在全国可谓首屈一指”。

  尽管如今岛上的居民都用上了自来水,但有些家庭每天还会从自家的老井里打水来用,或做饭,或浇花,或洗涤,似乎是一种难以割舍的习惯。

  在老鼓浪屿人黄庆良家,一口已有超百年历史的老井,依然在为他家提供甘甜的井水。“我家的井水在鼓浪屿很出名,你尝尝,可甜了。”黄庆良笑着对记者说。提到水井,黄庆良补充道,以前,鼓浪屿几乎家家都有水井,现在还有很多人在喝井水。

  事实上,如果把时间拉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可能会给我们提供更真实生动的场景。彼时,自来水还未在岛上普及,多数人依然靠井水生活。于是,这样一个画面便出现了:天刚蒙蒙亮,早起的男人便挑起水桶,去体育场旁的大道公井挑水,这口公用井是鼓浪屿有名的四闶井(“闶”音“康”,意为建筑物中空阔的地方)——拥有四个口的井,此时已有人在打水,四口井打水各不干扰,几人同时上下水桶,哗啦啦水声一片,满是生活的气息。

  说到挑水,必须得提鼓浪屿居民家中常备的“四件套”:扁担、水桶、吊桶和水缸。据李世伟介绍,当时的水桶有铁桶也有木桶,吊桶也有铁制和木制的,甚至还有居民把旧篮球割掉一半,当成吊桶使用。“打水时,最怕绳子断掉、木桶散架或者铁桶漏水。”李世伟笑着说,一旦吊桶不小心掉进井中,就要用特制的铁钩去打捞,不仅考验技术,更考验耐心,有时花上好几个小时都无法把水桶捞上来。

  老鼓浪屿人董启农还记得年轻时挑水的情形。他家住在市场路一栋房子的三楼,楼梯狭窄,每次挑水上楼时,都要掌握好平衡,以防水洒出来。“一担水重八十斤左右,一个大水缸可以装五六担水。”董启农回忆道,水缸装满后要用木盖子盖上,防止落灰。

  水质

  能否做豆制品是标准 国姓井的水最受欢迎

  一座小岛为何会有如此丰富的淡水资源?董启农解释道,鼓浪屿的水系和厦门岛原是一脉相承的,都源自洪济山脉。在《厦门市地名录》中,就有这样的记载:“厦门本岛主山脉洪济山,主峰云顶岩海拔339.6米,位于岛的东南部,迤逦西南而下,冈峦起伏,蛇行二十余里,至市区西南部的虎头山,陡折入海,而于鼓浪屿复出为龙头山。”由此可知,鼓浪屿的地下水确实连接着厦门岛。董启农认为,鼓浪屿上的植被较好,很好地涵养了水土,也补充了淡水水源。

  尽管水源丰富,从不同井中打出的水,水质却千差万别。这一点通过居民们当年选井挑水的做法就可见一斑。董启农说,以前替家里挑水,一般都去体育场边上的大道公井,也会去水牛埕和黄氏小宗门口的井,“因为这些井出的水水质一流”。

  显然,井水的水质也分三六九等,注重品质的鼓浪屿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提升生活质量的细节。在品尝过几乎所有水井中的水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井水好不好,就看能不能拿来做豆制品。能不能磨豆腐、做豆干、发豆芽菜,就是检验水质的标准。因此,岛上一些水井也有了“豆芽井”“豆腐井”的美名。

  而说到好水,大家似乎观点一致,那就是最好的井水来自延平公园内的国姓井。国姓井结构独特,据说由三块石头上下交错,天然构成,“上不正,中不正,下不正”,故而得名“三不正”,后被雅称为“三拂净”井。范寿春说,关于国姓井有一个传说,当年郑成功屯兵鼓浪屿时,在日光岩龙头山安营扎寨,士兵们动手开挖了这口井,井水供停泊在港仔后的水师船只使用,后人就把此井称为国姓井。如今,国姓井已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那么,国姓井的水究竟好在哪里?董启农讲了一个细节,早年岛上的有钱人家,会专门花钱雇人去偏远的国姓井挑水,只为泡茶用。如今,家住港仔后沙滩附近的居民,依然有人在用国姓井的水。此外,经常在附近游泳的老居民,在游完泳之后,还会专门打这里的井水来冲洗身体。

  除了国姓井,大道公井、水牛埕方井、泉州路56号水井、黄庆良家水井的水质也都备受居民认可。事实上,鼓浪屿井水的质量一直很高,甚至一度有人专门把鼓浪屿的井水卖到厦门岛上。

  用途

  冰镇蔬果保存肉类 关键时还能帮忙救火

  鼓浪屿上水井多,用处也多:有些水井水质上乘,自然成为饮用首选;有些水井水质一般,就用来灌溉;当然,平时用得最多的还是在井边洗涤。让很多老鼓浪屿人难以忘怀的,就是童年吃到的用井水冰镇的蔬果。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得益于早期遍地可见的水井,鼓浪屿发生火灾时,这些水井甚至成为救命井。

  说到灌溉,在董启农现在经营的“菜园子”餐馆内,就有一口水井,井边曾架设“吊乌杆”(一种利用杠杆原理汲水的省力装置)。“以前这里是一片蕹菜(空心菜)地,就是用这个吊乌杆打水灌溉的。”董启农说,可惜的是,这个吊乌杆被“莫兰蒂”台风损毁了。按照李世伟的说法,这可能是目前鼓浪屿仅存的配置吊乌杆的水井了。

  以前的妇女都喜欢到井边洗衣服。“大家围在一起难免聊起家长里短,甚至有把不住口风的人,随口就会讲起别家的八卦新闻。”李世伟笑着说,井边就像岛上一处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方,许多当时在岛上流传的新闻,可能就是从井边传出去的。

  而让老鼓浪屿人白桦记忆最深的是,以前没有冰箱,水井还起到保鲜制冷的功效。“大家会把荔枝、西瓜等蔬果用水清洗后,拿纱布包裹着泡进水井里,过一阵就成了冰镇蔬果。”白桦说,肉类也被吊挂在水井内部,以免变质。

  在董启农看来,鼓浪屿水井多的好处在于,一旦岛上发生火灾,消防人员随时可以将水管放入井中快速取水,提高救援效率。“早期消防用的水泵是用手压的,两个人轮流压,将井中的水抽出来。”董启农回忆说。

  “井用久了就会有淤泥和杂物,导致出水变慢,需要人清理。”董启农说,这时就需要掏井工。掏井一般需要两三个人配合,先将井水抽掉,再用绳子将掏井工吊下去,清理井中的淤泥。一晚上或者十几个小时后,活水就从井壁渗进井里了。董启农说,掏井费用要看井的大小和施工难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掏一口井需要十多元钱,在当时算是很贵了。”董启农说。至于掏一次能“管”多久,这就要看井的使用情况和周边的地质情况了。对于一些公共井,政府一般会请人去掏。当然,也有传闻说掏井能掏出宝贝,董启农笑着说,这也只是传闻而已。

  点击

  鼓浪屿井水曾输送厦门岛救急

  长期以来,在厦门人的印象中,只有厦门本岛向鼓浪屿输送自来水,很少听说鼓浪屿的井水输送给对岸的情况。然而,在110年前,确实发生过这种事情。李世伟在整理收藏的资料时发现,厦门的一家报纸曾在1910年5月23日刊登过一则报道,报道中称:“本埠各行号用水向来需鼓浪屿水船运到,乃近来因干旱少雨,工部局示禁水船不准运厦……”当年厦门正遇旱情,因此,不少民间人士用船到鼓浪屿运载井水到厦门本岛,以解旱情用水的燃眉之急。在这个背景下,鼓浪屿工部局出于“地方保护主义”发出了这一禁令。由此可见,鼓浪屿水井曾为当时厦门本岛的用水发挥过重要作用。

  外国人两次下井只为寻找老物件

  鼓浪屿水井历史悠久,传奇故事自然不少。白桦曾听说过这样一个关于水井的故事。多年前的一天清晨,在一栋历史风貌建筑庭院的井口边,平白无故地出现了一个公文包。住在这里的一位租户看到后很好奇,便走近井边伸头往井里看。好家伙!一条绳子牵到了井底,井里面竟然有人!租户赶紧报警,随后警察把人从井里拉了出来,一看竟是一位外国人。“据那位外国人说,他的母亲曾住在鼓浪屿,将要离开时,把一些物件丢进了这口井里。”白桦说,外国人自称千里迢迢来鼓浪屿,下井就是想寻找母亲留下的老物件。第二天,被劝走的外国人不甘心,再次下井寻找。后来,井就被封了。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伊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