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小伙”再进隔离区:打败我的不是天真是天真热
2020-08-02 07:58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今年2月,蒋文强搭乘高铁去长沙时误入武汉,随后武汉封城,他便留在当地做起了志愿者,因为来自大连市,所以大家都叫他“大连”。3月30日,蒋文强随医疗队回到家乡,开了一家烧烤店。

  就在蒋文强以为这一“搭错车”引发的经历就要结束之时,7月,大连再次出现新冠肺炎疫情,蒋文强又一次穿上了防护服,在大连的隔离酒店做起了送饭和打扫的志愿工作……

  主动请缨当志愿者

  蒋文强:当时因为误打误撞,在武汉第一医院做了一名志愿者,然后我被大家知道了。现在大连我的家乡又暴发了新冠肺炎疫情,我又主动请缨,在隔离区做一名志愿者。我在朋友圈看到一张照片,医务人员躺了一排,躺在地上,对我触动特别大。他们一是累的,第二就是因为天气特别热,地上可能凉快一些,我想当时就是想我能做点什么?

  恐惧感染

  在武汉,他时常恐于感染;在大连,熟悉的恐惧感再次袭来。

  蒋文强:没进到隔离区之前,我还是信心满满,但是,我现在是在隔离区里面,还是跟以前一样,每当蹲下的时候,口罩和防护服的缝隙之间就会传出空气,当我一站起来,空气就会吸进去,我就对这一点还是特别担心。

  工作强度超出想象

  送餐、收垃圾、消毒,志愿者工作连贯展开。三项工作体力分配不大,但实际强度超出想象。

  蒋文强:我把饭送到房间门口之后,我需要等他们吃完饭,一起收拾他们的生活垃圾。这中间大概需要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期间你得穿着防护服,找一个地方坐着休息。如果你脱了再进来收垃圾的话,你就浪费一套防护服。收拾完之后,就要背上消毒水机器,开始消毒。因为隔离酒店是中央空调,没法开,所以整栋楼里面都很热,出的汗多了口罩也会湿,一呼吸一吸气的时候,口罩就会粘到嘴上、鼻子上,呼吸就有点困难。脱防护服的时候,汗会顺着胳膊一直流,全部流到手套里。一脱手套,水就像倒出来一样“哗啦”一下,全都洒到地上,真的像倒水一样。

  长时间穿隔离服导致花癣斑

  由于酒店全封闭管理,记者只能远距离采访。

  记者:怎么样,今天有工作吗?

  蒋文强:今天因为大连这边天气比较热,这几天穿防护服,身上起了一些疹子,今天就安排我休息。之前突然觉得身体有点痒,刚开始起几个红点,我以为是热痱子,但是今天(7月30日)早上起床以后,发现腋下这一块,一直到后腰这块,全都是红色的斑点,检查之后发现是花癣斑。

  白岩松:大连小伙的经历就像一部非常好的电影,当你以为剧情全部结束,没想到又来了一个彩蛋,原来还有新的剧情,只希望这个剧情只是一个短暂的加时,很快能够结束,让大连正常,让大连小伙也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廖文焱,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