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厦门两个地方先后见证日军投降
2020-09-04 09:03 来源:厦门网

  厦门网讯 (厦门日报记者 邬秀君)昨日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当年日军正式投降,将政权交还厦门的时刻,应被我们铭记。

  日军在厦正式投降的地点在哪里?有人说是在鼓浪屿的海滨旅社旧址(现鹿礁路2号)举行的,也有人认为是在如今思明西路64号的民主大厦。这两种观点哪个是对的,抑或两种观点都对,这其中又有怎样的故事?为此,记者专门采访了相关专家,为您解密受降始末。

  1945年9月28日

  海滨旅社见证海军接受日军投降

  位于鼓浪屿鹿礁路2号的原海滨旅社旧址。(本报记者邬秀君摄)

  从钢琴码头上岸后,向左走到博爱医院可以看到,对面有一幢清水红砖的三层楼房。它是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原海滨旅社旧址。别小瞧这幢房子,就是它见证过当年日本侵略者向中国军队投降的历史性时刻。

  据致力于抗争史研究的民革成员、集美区政协文史顾问杨柳介绍,1945年9月28日,中方海军确实在鼓浪屿海滨旅社,举行了厦门地区最高将领参加的接受日军投降仪式。中方海军代表李世甲、刘德浦等人,在这里接受了日方海军中将原田清一等人受降。

  相关资料记载,日军交出了军舰四艘,各种枪支1000多支,山炮多门,中将以下官兵2779名。这可以说,是厦门最高级别的接受日军投降仪式。

  关于海滨旅社还有一个插曲。据文史研究者、老鼓浪屿人李世伟说,1949年4月和7月,宋子文、蒋介石分别来到鼓浪屿视察存放在岛上黄金的情况,而两人也都曾在海滨旅社短暂逗留。“当时鼓浪屿名人许春草的儿子许伍权在海滨旅社当经理,亲自接待过两人。”李世伟说,许伍权也亲口跟他提过此事。抗战胜利后,海滨旅社还一度作为美军教导团的招待所。

  杨柳说,新中国成立后,海滨旅社曾作为公房提供给居民居住,上个世纪80年代,国家落实华侨政策,曾归还给房主。记者了解到,该房屋后被一位港商购得,暂时闲置。据鼓浪屿管委会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目前这幢楼状况良好,管委会曾多次试图和业主沟通修缮利用事宜,但业主似乎不以为意,因此房子一直闲置在此。

  1945年10月3日

  民主大厦见证市政府政权交接

  民主大厦(本报记者黄琬钧摄)

  民主大厦也是曾经的受降点吗?杨柳说,没错。

  据厦门老房子研究专家曾谋耀介绍,坐落于如今思明西路62-64的民主大厦,早前并不叫民主大厦,而是被人称作“厦大旅社”。厦门沦陷期间,日本商人中津贤一占用厦大旅社大楼开设“柏原洋行”,后来其妻子中津艳子又在此开设旅馆,于是它一度被称为“柏原旅社”。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有部分民主党派先后租赁在此办公,因此1953年后,这幢楼改名为“民主大厦”。

  杨柳说,在李世甲、刘德浦完成海滨旅社受降仪式后的第五天,也就是当年的10月3日,厦门受降主官、国民政府接收厦门委员会主任委员、时任福建省保安处处长严泽元与当时刚上任的厦门市市长黄天爵等人乘坐专轮从漳州石码抵厦,他们将要在柏原旅社完成二次受降,接收厦门地方行政单位等机构。

  当天下午3点左右,严泽元与黄天爵等人从厦门港下船后,在大批军警保护下,一路步行到此旅馆。随后,这幢建筑见证了厦门重大的历史时刻。

  为何选择这处建筑作为二次受降点?有研究学者认为,可能跟该建筑曾被日本人侵占而且设施完好有关。

  【释疑】

  为何会有两处受降点

  当年参与受降事宜的官员李度青接受本报采访时曾提到,当年国民党海陆双方高层对于受降接管步骤态度不一,导致在漳州石码的受降仪式结束后,又过了一个月,才最终完成受降。

  “当时国民党有两套管理系统,一套是海军管理系统,另一套是行政管理系统,所以才有两次受降仪式。”集美区政协文史顾问杨柳说,海军少将李世甲接收范围仅限于厦门要港司令部、海军厦门要塞、海军飞机场等。其余地方行政单位等机构,则由省政府委派少将严泽元负责接收。于是,便有了后来严泽元在原柏原旅社(现民主大厦)再次接受日军投降。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伊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