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施救却压断老人12根肋骨 一审二审法院均判定施救者无责
2021-11-08 13:21 来源:杭州网

  杭州急救专家鼓励大家:掌握技能大胆去做

  11月3日,辽宁沈阳,“做心肺复苏压断老人12根肋骨遭索赔”一案的二审判决结果出来了:维持原判,救助人孙向波不用对被压断肋骨的戚老太(化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救人却被告上法庭?最终法院的判决,获得了网友的一片点赞。有网友称,沈阳法院的判决给了见义勇为的人们放心助人的底气。让社会不再冷漠,让善意得到庇护。

  事件回顾:老人买药晕倒药店老板果断施救致其肋骨骨折

  2017年9月7日上午,辽宁省康平县的戚老太到药店买药。据药店老板孙向波回忆,当时戚老太买了两盒药后,说自己血压高,要求他帮忙量血压。“量完我吓一跳,低压120,高压200。”

  孙向波给老人拿药时,老人晕倒了。“我喊她,没有反应,鼻子没有呼吸,颈动脉也不跳了,我第一反应就是人不行了,得赶紧救人!”

  孙向波为老人实施心肺复苏,大约过了5分钟,老人苏醒过来。孙向波拨打120,并联系了戚老太儿子。大约10分钟后,急救车赶到将老人送往医院。后经医院检查,戚老太双侧12根肋骨骨折、低血钾症、右肺挫伤,共住院18天。

  老太上诉要求药店老板支付赔偿金

  同年10月,孙向波收到康平县人民法院传票,戚老太要求他承担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总计9800余元。待伤残等级评定出来后,还需支付近10万元赔偿金。戚老太儿子的理由是老太晕倒前,服用了孙向波给的硝酸甘油。

  孙向波毕业于沈阳医学院,有“乡村医生证”和“行医执照”,他认为自己的抢救过程是规范的。药店公共视频显示,孙向波有取药动作,但没有看到老人有吃药动作。

  法院认定,即使服用硝酸甘油,与心脏骤停也没有因果关系。一审判决出来后,戚老太一方提出上诉。

  二审维持原判

  前段时间,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4年里,孙向波的药房也关了,但最终迎来了正义。

  11月4日,孙向波在某媒体平台个人号上写道:请不要封堵善行的路!让老人倒了人人敢扶、人人敢救、心肺复苏术医生敢摁,不要让“不敢扶、不敢救、不敢摁”成为生命终止的悲剧。

  急救专家:遇到类似情况,该出手时就出手

  孙向波是个执业医师,富有专业技能,但如果是普通人,仅有一些培训经验,遇到这类事件该不该出手?

  杭州市急救中心科教培训科科长宋因力说,这两天他也关注到了该事件,孙向波作为专业人员,应该掌握了心肺复苏术,那种紧急情况下,心肺复苏是最有效也最救命的方法,至于压断肋骨,是心肺复苏的并发症,并发症在心肺复苏过程中不能完全避免,特别是年龄大、基层疾病多的患者尤容易发生。

  宋科长强调,急救知识是容易掌握的,杭州市急救中心有开放培训,便于市民学习急救知识。作为普通公众,通过培训学习心肺复苏,掌握急救知识,在危难的时候该出手时就出手。

  遇到有人倒在地,呼喊轻拍双肩没有反应,且看不到呼吸动作听不到呼吸声音,感觉不到呼吸气流时,就需要马上进行心肺复苏。

  日常生活中,心脏急症是发生心搏骤停最常见的原因,许多意外伤害如电击、淹溺、中毒及严重创伤等都可导致呼吸、心搏骤停。一旦发生心搏骤停者,必须争分夺秒实施心肺复苏,有条件的要尽快取来AED(自动体外除颤仪),才有可能挽救心搏骤停者生命。

  律师解读:民法典立法鼓励见义勇为

  北京合弘威宇(杭州)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张翔翔是蓝天救援队队员,持有红十字救护员证,对心肺复苏有实战经验。

  张律师表示,“见义勇为”从语义角度看,是指“看到正义的事奋勇去做”。而在民法学视野下的见义勇为行为,是指自然人没有法定或约定义务,为保护他人和国家利益,在紧急情况下实施的危难救助行为,这里的利益包括生命利益和财产利益。

  这些年,大家经常听到“英雄流血又流泪”的事例,之后出现了“看到老人摔倒,路人避而远之”的情况,甚至“老人摔倒了要不要扶”一度成为热门话题。

  这是因为人们害怕承担自己出于好心的行为,被一些道德缺失的被施救者咬定为责任方,从而要承担法律责任的风险。

  那么,如何免除救人者的后顾之忧?

  国内法律通常认为,基于其常有一定程度危险性等特征,见义勇为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高层次无因管理行为,体现了更高程度的道德觉悟。如果因救助者的行为导致受助者利益损害,一般将救助者责任限制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之上,这样有助于消除救助者的后顾之忧、鼓励见义勇为行为,有利于激发一般社会成员人性中的善。

  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184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毫无疑问,这一条款对依法维护救助者的合法权益,保护见义勇为行为,有着积极的作用。(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王海峰)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廖文焱,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