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父亲突发意外 读大二的他毅然休学来照顾
2022-01-21 18:09 来源:中国宁波网

  很多00后可能还在父母身边撒娇,但来自河南驻马店的晏继龙已经独自一人在宁波照顾瘫痪父亲快半年了。为了让打工时意外重伤瘫痪的父亲尽快康复,他毅然休学独自来到宁波陪父亲治病,还为费用多方奔走,用瘦小的身躯扛下所有。在举目无亲的异乡面临生活的重重磨难,晏继龙也会有想哭的时候,他说这时候抬头看看天空,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了。

  来宁波打工的父亲突发意外

  他毅然决定休学来照顾

  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收起病床边的折叠床,自己简单梳洗后,给瘫痪在床的老爸擦洗、打理尿袋,然后抱上轮椅,打饭、喂饭,接着陪老爸开始一天的康复治疗......在宁波市康复医院重症康复科的病房里,晏继龙和父亲晏宪文的每一天,几乎都是这么过的。

  2000年出生的晏继龙是河南郑州的黄河科技学院市场营销专业大二学生,去年暑假,来宁波务工才几天的父亲意外从2米高的地方摔下,脑袋着地,引起严重脑外伤。来宁波了解到父亲情况的晏继龙毅然决定,申请休学一年,独自照顾重病的父亲。

  “当时权衡利弊之后,我是最优选项。我不能让我妈来,如果她再倒下,那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晏继龙说,得知父亲受伤的消息时,他正在老家陪着患肿瘤的妈妈刚做完第一次手术,父亲重伤的噩耗让一家人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刚到宁波的时候,因为父亲在ICU,没能见到面,只听医生说情况不乐观,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当时我一个姐姐家里有1岁的孩子,另一个姐姐也生着病,妹妹正在准备考研,家里只有我能照顾爸爸,也最适合。”就这样,晏继龙留在了宁波。几个月来,他陪着父亲在宁波辗转几个医院康复和手术,一把屎一把尿,一口粥一口饭,就像儿时父母养育自己一样,悉心照顾人事不知的父亲。

  晏继龙在给父亲喂饭。孙美星摄

  晏继龙家有四个兄弟姐妹,除了两个姐姐,他还有个龙凤胎的妹妹。小时候他是留守儿童,印象里不善言辞的父亲和自己很少交流,他手机里甚至没有一张和父亲的合影。但懂事的晏继龙知道,为了把他们兄弟姐妹四人拉扯大、上大学,父母都付出很多。

  在他不断呼唤下昏迷的父亲醒了

  但到现在还认不出自己的儿子

  每天下午,是晏继龙陪父亲做康复的时候。

  身高不到1.7米的他每次要抱起身高接近1米8的父亲,看上去很吃力,但他总是很小心,不让父亲磕着碰着。

  担心父亲皮肤过敏,他总是勤换尿袋,即使半夜也不忘看几次。

  每次康复前,他总会细心地先铺上自带的床单。

  治疗师做康复的时候,他也会学着给父亲活动活动肢体。

  晏继龙陪父亲做康复。孙美星摄

  几个月来他从跟着护工学开始,到现在已经能独立照顾父亲,还会用病房公用的微波炉做简单的饭菜为父亲增加营养。

  “几个月了,我爸还认不得我,每次问他我是谁,他都会喊我叔叔的名字。”晏继龙记得,几个月前陪着父亲来到康复医院的时候,父亲还是昏迷的,脖子上还带着气管插管。听医生说,对着昏迷的的病人多说话,能帮助早日醒来。于是他坐在父亲床边,握着那双布满老茧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叫着爸爸,述说儿时的回忆。

  也许是被晏继龙的诚心打动,1个多月后,父亲渐渐苏醒,但之后的情况并不乐观。几个月过去了,晏继龙的父亲还是不能自己起坐,大小便也要人料理,能含糊地说话,但不能准确应答,认不出儿子,大多数时间都只是瘫坐在病房的轮椅上打盹。

  因为怕生病的母亲担心,每次接到母亲的电话晏继龙总是报喜不报忧,身边唯一的亲人无法交流,太多的苦他都只能一个人往肚子里咽。来宁波几个月来,他只在去年12月陪父亲做二次脑部手术时发了一条朋友圈,祈愿父亲的手术一切顺利。

  “有时候医院住久了,病人不抑郁,陪着的人要抑郁了,看到爸爸这个样子,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没有希望了,但这里的医护人员、病友和家属都很照顾我,给我温暖和力量。”晏继龙说,想哭的时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看天空,眼泪就不会流下来了。

  在宁波几个月,晏继龙都是一个人独自照顾父亲。孙美星摄

  他是病房里的“团宠”

  还会帮病友和家属修水龙头调手机

  除了着急父亲的病情,更让晏继龙操心的还有父亲的治疗费用,几个月来的治疗和康复费用已经有几十万元,家里也已经为此举债。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宁波市康复医院也尽可能为他减轻了医药费负担。

  “他还是个孩子,自己每天照顾爸爸已经很累了,有空还会帮助其他病友,很难得。”宁波市康复医院重症康复科主任谷海燕说,即使这么多困难,晏继龙每天还是很阳光,让很多身为父母的人都感觉心疼。

  “这个孩子太懂事了,一个人照顾爸爸,我们病房的水龙头水太大,他帮着调好的,每次看到我抱不动我妈都会来帮忙。”“很少看到这么好的孩子,还会帮我们调手机。”记者采访的时候,病房里的病友和陪护们七嘴八舌说起晏继龙的好,一位陪着孩子康复的家属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

  这个春节,晏继龙肯定要和父亲在病房里过了,他说有值班的医护人员们一起,肯定不会孤单。而他新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父亲能早日康复,母亲也能健健康康。

  他很喜欢医院康复大厅镜子上的一句话:没有失败,只有放弃。

  宁波晚报记者孙美星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