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享福文化 | 推动“福”文化发展 凝练“新五福精神”
2022-02-13 09:07 来源:福建日报

  华夏福脉源远流长

  中国文明五千年,“福”文化同样源远流长,它承载着有文字史以来整个民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说文解字》云:“福,佑也。从示,畐声。”甲骨文的“福”字意为双手奉酒祭祀祈祷,祈求神明佑护。作为华夏先民的共同梦想,许多先哲和典籍对此多有论述,可以视之为是最早对“福”文化的阐释和论证。他们不断见证和推动这个概念的发展,促使这一祈求于神明庇佑的活动延伸到人对人的祝愿、人对事物或心灵的追求,以及对美好生活的祈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福”概念所指涉与涵盖内容被不断地扩展。在朴素的愿景之中,大抵数量上的增长能最为简单明了地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五福”这个概念也因此应运而生,最早对五福作出系统阐释的文献大抵是《尚书》,《尚书·洪范》载云:“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五福的提出,可以视为是传统文化对于古代华夏人民幸福感的归纳和界定。数千年来,普通劳动人民的生活愿景大概都可能被归纳在这五福之中。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核,“福”文化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已超越了五福所能涵括的范围,并最终成为中国传统吉祥文化的代表。从传播的角度上看,“福”文化具有强烈的渗透力,不仅在华夏民族中成为共同认可的观念,对于东南亚以及全球各国,都有着较强的影响力。这不仅在于地缘和交流的关系,更关键在于,绝大多数的人们有着共同美好的理想和愿望。

  八闽福地海西福人

  全国以“福”命名的省份唯有福建,全省带“福”字的市县也有多个,仅在福州,带“福”字的村(居委会)、街道、路名就有几十个,堪称全国之最,是公认的有福之地、有福之州。

  追溯闽地“福”文化的源流,一般认为,闽人的“福”文化传承自中原。最为显著的是唐代时期中原的大量移民,前有陈政陈元光父子的开漳,后有王潮王审知兄弟的开闽。后世许多在外的闽人被称为“福佬”,这种称呼其实道出了福建人血缘和文化的脉系来源——“福佬”在闽南语中与“河洛”同音,即中原河洛。

  唐代的福建文化,所表现的是以承传的中原文化为主,并且与闽地蛮荒文明的相互砥砺和融合为表征。宋代开始,这个地处东南一隅的省份,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得到全方位空前的发展,以朱熹为代表的闽学更是促使福建成为当时全国的儒学高地。与宋代福建文风炽盛息息相关的是,刻书业的高度发达。是时,建版的图书随着最早的中国远洋船只之一——福建造的“福船”,远播东南亚以及更远的各国,于是,这种带着闽地印记并属于中华民族对美好生活向往和追求的共识传向世界,建阳这一文献典籍之邦也因此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高地。从元代的泉州港到明清的漳州月港,以及清末的福州港、厦门港,见证了闽地本土文化与中原文化、外来文化的激荡和融合,并成就了福建区域文化“后来居上”的特质。在这一方水土,有着许多历史的开拓者,今天,仍然有诸多重要的文化遗产、历史物件以及风俗习惯,见证了这种文化特质。包括漂洋过海出口东南亚以及欧洲各国的克拉克瓷、德化陶瓷,迄今流传的过番歌,九日山上祈风求福的石刻等等,都是各个时期闽地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特殊文化的交融下,“福”文化的特殊表征。这是一种开放性的“福”文化,激荡与融合使之形成了区域的特质。

  考察福建传统“福”文化,大致包含这几部分,其一,历史遗存的传统之“福”。包括图腾、祖先和自然崇拜,如福建各地尚存的蛇崇拜、顺昌的猿猴崇拜、宁化石壁的客家祖先崇拜,以及各地的榕树、樟树崇拜;宗教信仰,如妈祖、临水夫人、保生大帝、三平祖师、清水祖师等。其二,闽籍先贤的文脉之“福”。有帝皇的赐福,如清乾隆年间,乾隆皇帝对甘国宝的赐书“福”字;有文人的祝福,如朱熹曾在福建留下多个“福”字刻石;有民族英雄激励与警示之“福”,如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其三,百姓生活的憧憬之“福”。包含民间民俗活动:各地庙会和祈福活动、贴福字、卜卦求福、逢年过节和婚丧喜庆的吉语祝福,以及民间的各种抢福、摸福活动等;民间的日常生活与文艺表现:年画、刺绣、剪纸、对联,以及在衣食住行中各种民间日常生活物件的纹样设计等。

  匠心造福福泽东南

  福建精神为“爱国爱乡、海纳百川、乐善好施、敢拼会赢”,这是当代福建人共同的理想精神。这种精神,与福建人民对幸福的理解与追求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认为,是福建“福”文化精神层面的指标。时代在不停地发展与变迁,敢拼会赢的福建人所向往与追求的幸福生活自然也在日益产生变化。

  把握新时代与新形势下福建“福”文化的表达和传播,必须明确我省当前的时代、地理和文化背景,包括我们所处的数字化时代与当前的疫情时期,包括全国历史性完成脱贫攻坚战并进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衔接时期,还包括福建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两岸融合发展示范区的特殊文化地理背景等。如此,如何讲好福建故事,表达好新时代福建人对美好现代生活的追求与梦想,传播好新时代福建特色的“福”文化,是当代福建人的一个重要任务。

  今天,许多视觉艺术和民间工艺成为福建的“福”文化表达方式,包括书法、剪纸、漆艺等各种民间工艺,以及许多建筑和日常生活中或隐或现与“福”字相关的吉祥图案,它们表现出了艺术家个人和时代的创新性和创造性。

  凝练“新五福精神”

  为推动我省“福”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打响“福”文化品牌,时代要求福建必须凝练“新五福精神”。传统五福观在不断地演变发展,东汉桓谭的《新论》定义五福为:“寿、富、贵、安乐、子孙众多。”后来,五福又演变为“福、禄、寿、喜、财”。当前,福建要以“新五福精神”构建新时代“福”文化的文化地理标识,力争创造出一批响应时代、讴歌人民、有理想、有特色的“福”文化文艺精品力作。以精品力作讲好福建故事,并以此推动福建的文化强省建设。

  “新五福精神“包括:一、拼搏“福”,包含闽人敢拼会赢的精神。历代闽人越过茫茫的海洋,过台湾、到南洋,到更远的其他各国开拓、闯荡与拼搏,寻找生活的梦想。今天的福建人,应当继承和发展这种闯荡与拼搏的精神。二、海丝“福”,包含海纳百川的精神。福建是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起点之一,这促使闽人形成了海纳百川的文化包容精神。三、超越“福”,这是“后来居上”的精神。这一精神要求当代福建人要把握时代的先声,敢为人先,要勇立民族改革开放的历史潮头,不断超越自我、超越历史、超越同辈。四、生态“福”,这是绿水青山的精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做好生态“福”的文章,是为福建子孙后代谋福祉的大事业。五、大爱“福”,这是乐善好施的精神,是博爱的精神。福建的民间信仰众多,妈祖信仰影响力最为深广,这种大爱的传递,是从莆田的海岛渔村,扩展到福建、到两岸、到全国、到东南亚各国、到全世界,这是一种精神的庇护。疫情时代,使我们深刻理解到平安是福,疫情时代,许许多多的逆行者与志愿者,更使我们深刻理解到大爱是福。福建人面向时代、面向国际,更要以大爱为福。

  (王毅霖 作者系福建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福建省海峡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本文系福建省社科基金项目“福建‘福’文化的审美表现及其当代形态”阶段性成果。)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廖文焱,赖旭华